潞王资讯

潞王资讯 > 文化 > 午后 文雅的北京

午后 文雅的北京

来源:潞王资讯时间:2019-11-12 14:04:18 点击:1045次

皇家学院

“北平就像一棵高大的老树,它的根深深地扎入地下,由数百万生活在它的阴影下的昆虫和一些生活在树叶和树枝中的昆虫滋养。这些昆虫怎么知道这棵树有多高,长得多快,地下有多远,以及其他树枝上生活着什么昆虫?一个住在北平的居民怎么能说出这样一个古老而伟大的北平历史呢?”

半个多世纪前,林语堂写了《迷人的北平》,讲述了这个城市的故事。他的北京安静、复杂、多彩。与中国其他城市相比,北京具有无可比拟的文化属性。生活在北京的文人既有学者的严谨,又有学者的热情和流浪者的好奇心。文人到北京,北京到文人,有着非常特殊的意义。北京学者的重要记忆也是北京重要的文化景观之一。在此基础上,晚清萌芽的中国现代知识分子与这座城市有着密切的联系。

leasure pavillion公园

文人的“宁静世界”

8月15日之后,重阳节就要到了。在这一天,爬山赏秋、喝菊花酒和吃菊花糕曾经是文人和名人最优雅的活动。根据《北平海关集》,九月九日,皇帝的宫殿和他的家人驱车前往长寿山,或兔子山和漩涡山,吃辣冻兔,喝菊花酒。

然而,陶然馆是北京文人放眼世界、聚集和举行高层会议的首选。陶然亭位于南方城市,以文人墨客闻名。张恨水曾经写过《陶然亭》,开头说,“陶然亭名声很好,就像武昌的黄鹤楼和济南的趵突泉一样。当去过北京的人回家时,他们肯定会问:“你去过陶然亭吗?”生长在长江以南的俞平伯也在陶然亭写了《雪》。

陶然馆不是一个亭子,而是贝茨尼姑庵西院前面的三个开放的大厅。它位于贝茨尼姑庵的古庙里。然而,陶然馆的名字比贝茨尼姑庵的大。“陶然”这个词取自白居易的诗,“最好等到菊花黄甲成熟,当你喝醉了,你就会变成陶然。”十八九岁的白居易站在高高的架子上,侧身向西看。他给钱和老朋友刘禹锡一起卖酒,畅饮,陶然喝醉了。这是一个优雅的问题。说“当你闲着的时候,你可以让自己在古典音乐史上变得很穷,当你喝醉的时候,你可以听清晰的歌曲,赢得管弦乐队的演奏”。即使在心胸开阔的背后,这两个人实际上也是无忧无虑、不自在的。虽然喝醉了,但他们无法忘记自己的忧虑。

北京的历史文化大致可以分为三个层次,即皇家文化、文人文化和平民文化。诞生在这一地理区域宣武门外的宣南文化,包含了这三种文化,包括以仙农坛为代表的皇家祭祀文化、以琉璃厂和湖广会馆为代表的都城文人文化和会馆文化,以及以大栅栏和天桥为代表的民间市场文化,可以说是明清以来“史静文化精华”的汇聚。

陶然亭建于清康熙三十四年(1695年),是宣南的一流聚集地。它也被称为“江亭”,因为它是在工业部的一名医生江藻监督黑窑工厂时建造的。康熙四十三年(1704年),江藻的大哥范姜改造扩建了亭子,建了三座开放式亭子。从那以后,有点虚幻的陶然馆成了清代都城的一个重要景点和文人雅士的聚集地。当时,“宣南市府宴游集连连,余知有此亭”。

甘龙时代,陶然亭迎来了“江亭雅集”的黄金时期。“江亭文人”代表了当时士大夫的主流取向和首都的人文氛围,在石林也有很大影响。

为什么在程楠?为什么文人聚集在陶然亭?夏任虎在《老北京纪事报》中回答说:“在旧社会,汉朝的官员不是发号施令的大臣,也不是值班的大臣,他们住在外城,大多在玄武门外。”租房住在宣南的人在歌唱和应答之间形成了一个高度流动的文人圈。

与更世俗的日常生活必需品不同,首都的文人有组织优雅聚会的传统,特别是在晚清时期。在某种程度上,高雅的收藏是中国古代文人精致生活的最高典范。与日常生活的分离使他们远离了日常事务和烦恼。

“雨霁爬,秋高气爽。西山朝着太阳倾斜,北塔在黄昏时乌云密布。一个沉湎于葡萄酒的人变成了一个狂热分子,而一个担心战争的朋友诞生了。我不知道树篱下有多少枝繁叶茂。”这是盛福楚和他的同胞在甘龙统治时期陶然亭附近的黑窑工厂做的。也是在甘龙的那些年,大学生纪云(纪晓岚)和他的朋友们一起登上陶然亭,一边吃螃蟹一边享受秋天。这种经历后来也被写进了他的诗里,“左手拿着绿葡萄酒,右手拿着钳子,这确实值得归功于美食家。”我记得我们一起爬上陶然馆的红山茱萸和黄菊花节。“诗、酒、花茶、钢琴、象棋、字画、谈话和辩论,文人的兴趣,少放烟花,多放清雅的容颜。

道光时期,江亭的雅圈以《国子监》编辑徐宝山和经学大臣黄桷子为中心,一度名声不佳。徐宝山是道光十八年会议的主考人,黄觉子和林则徐、邓廷珍一样是著名的禁烟大臣。除此之外,还有许多“向世界敞开心扉”的文人,如梅增亮、关童、潘德裕、龚自珍、魏源、唐鹏、马援等。优雅的收藏品。清朝的腐朽统治和不稳定的政治局势迫使他们暂时依赖这些精美的收藏品。

很快,随着许宝山的去世,陶然亭优雅的收藏也变成了消散在野芦苇烟雾中的浮云。这一边属于文人的“宁静世界”,很难置身于时事之外。

民国时期,有许多政党和各种人员。“定期聚会”式诗社取代了“偶尔聚会”式的典雅,成为晚清京城文人官场风格的延续。其中,寒山诗社和闽源诗社影响最大。他们有广泛的社会影响。有一次,“著名下士羞于不加入寒山诗社”。这两个诗社和郭增、郭泽及其儿子创办的袁哲诗社也被称为宣南三社。

张恨水曾经说过,他来北京的第一件事就是参观陶然馆,但是“当他来到陶然馆附近时,他只看到一根芦苇。远处,半个城墙。至于周围的家庭,房子已经破烂不堪了。不仅如此,路外还有乱葬坑。虽然有一些树,但它们到处都是,没有树荫可谈。我的手拂过芦苇,慢慢向前移动。然而,飞虫不加选择地猛扑过去。最可恶的是苍蝇和蚊子到处挖洞。我心想,陶然亭是这样吗?”它的破损是显而易见的。直到1952年,陶然亭和周围的水域一起变成了一个公园,成为新中国成立后北京最早建造的花园。

皇家学院

帝国顶尖大学

建于元大都10年(1306年)的皇家书院,可以说是历代智慧最高的地方。皇家学院是北京最古老的学校。直到“1898年改革运动”建立了学校,废除了科举考试,才停止了书院的研究。

直到今天,在皇家书院里仍然有两棵元代皇家书院的古树,一棵槐树和一棵柏树。一个站在大成堂的台阶下,另一个站在益伦堂的前面。据说这一切都是由元代皇家书院的第一批酒类祭品徐衡种植的。这一点在《阳光下的旧新闻检查》中有所提及陈元许衡种下了一棵中国古代学院树。这本书已经读了很长时间,但它已经枯萎并重获荣耀。所谓萎凋复壮,是指据报道槐树已在晚明死去的事实。然而,在清干龙十六年(1751年)初夏,新芽和新叶突然在枝头发芽。

许衡在皇家学院举行饮酒祭时62岁。然而,他不仅染上疾病,亲自教书,而且从上学开始就把家庭事务托付给他的儿子。他一天只吃两顿饭,拒绝所有客人来参观和专心教学。这些学生后来成为宰甫大臣,人数接近10人,还有几十人是大臣和地方官员。从一开始,皇家学院就成了名副其实的“皇家大学”。

明朝朱元璋的都城是南京时,北京和皇家学院都沦为普通的地方政府研究机构。然而,朱迪迁都后,京师交通运输部的皇家书院更名为京师皇家书院,又称北监,成为当时全国最高学府。在天顺最繁荣的六年(1462年),有超过13,500名监狱学生在皇家学院。建生的成就更加显著。从永乐四年(1406年)到万历三年(1575年),明朝举行了57次科举考试。其中,25次建生考试进士比例超过50%,出现了三次“一元、一元、三元”的盛大场合——即在一张名单中,第一、二、三名候选人来自皇家书院。

那么,这所中央政府学校教什么?国子监的教学主要以儒家思想为基础,还配备了算术、书法、法律、礼仪、学习和射击以及音乐。清代,书院的教学内容成为纯粹的科举培训。研究的主要内容包括《四书》、《五经》、《性理论全集》和《信息管理通用指南》。此外,学生可以根据自己的能力学习十三部经典著作和二十一部历史。但是很明显,在作为一名官员的一般政策下,除了科举考试,很少有候选人愿意学习任何东西。

清代,皇家书院的藏书是唯一可供学者阅读的官方藏书。然而,像腐朽的清朝一样,这些收藏品的命运也相当神秘。甘肃档案馆有这样的记录。1769年10月,皇家学院清点了监狱里的书籍,发现其中许多都不见了。左翼助理大臣德保也负责帝国学院事务,他必须向皇帝报告。在他的报告中,他建议所有的朝廷官员和第六宫的助教都应该得到赔偿。

此外,也有人建议,应该惩罚皇家学院提供祭酒和服务行业。国子监的饮酒祭是掌管国子监的官员。此外,自雍正三年以来,皇帝任命了大学生、大臣、助理大臣等。同时担任帝国学院的主管大臣。帝王书院直接向皇帝负责一切事务,从而增加了办学自主权。

在皇家书院的中轴线上,有集贤门、皇家书院门、彩色玻璃拱门、碧瑶、艺伦堂、静宜亭等建筑。其中,毕勇是古代的一种学习宫。它最初是西周皇帝为教育贵族子弟而设立的讲堂。正如《小戴王理志篇》中提到的,皇帝叫毕雍,诸侯叫潘宫。今天,故宫博物院的邳镛建于清干隆四十九年(1784年)。这是中国最古老也是唯一的一所古代学校。梁思成将其与故宫太和、中和、保和三殿、天坛祈年殿和颐和园仁寿殿并列为六宫。

毕勇的建设也与柳永和小沈阳有关,他们深受人民欢迎。窦新平在《像历史学家一样访问北京》一书中提到,1783年甘龙在皇家书院中心设立了毕勇,当时的工业部部长刘勇负责监督和修缮。然而,甘龙对柳永提交的设计图纸并不十分满意,所以他发布了一项法令,让时任内政部长的小沈阳再次审查这些图纸。小沈阳明白皇帝的意思,并建议把画中寺庙里的四根“金柱”去掉,换成角梁,这样大厅就没有横梁和柱子,视野开阔。这不仅有利于皇帝的讲学,而且节省了4400多两银子,令皇帝非常高兴。从这个角度来看,小沈阳不像只知道电影和电视剧中描绘的腐败和奉承的草包那么简单。难怪老北京会留下这样一句话:“在皇家学院之前没有人认识小沈阳。”

毕勇毕业后的第二年春天,甘龙去了国子监讲学。除了监督者龚升和建生,还有3000多名进士、举人、盛源和朝鲜使节来到北京。这是前所未有的盛况,但这也是中国历史上最后一次毕勇仪式。

西方文明教育传入中国后,摇摇欲坠的晚清政府废除了科举制度,成立了一个部门来取代科举。皇朝最高学府——皇家书院,从此退出了历史舞台。

琉璃厂

引领北京学术时尚的“去工厂”

琉璃厂比皇家学院更加生动,皇家学院是最庄严肃穆的高等学府。琉璃厂位于和平门外,是一条著名的古文化街,也被称为“北京文化第一街”。这种声誉有两个原因:一是琉璃厂已经发展成为自清初以来北京最大的图书市场——毕竟,并非每个人都能接触到皇家书院的图书。二是因为当时的政治文化环境。像陶然亭的繁荣事业一样,自顺治统治以来,都城已经脱离了汉族和满族。大多数韩京官员、北京各地的官员和候选人都住在琉璃厂附近,并且住得很近。

邓之诚的《顾东赵霁》记载了从顺治康熙到晚清92位名人可以在自己的住所接受考验,包括孙承泽、金志军、吴叶巍、冯普、李渔、宋万、王有敦、秦大士、袁枚、程金芳、戴震、纪云、翁同和、潘祖印、李慈明、常远等。其中65所住宅均位于琉璃厂附近,如玄武门陈邦彦右侧的春晖堂、王茂林的十二严宅、胡芳桥毛启岭的春园、上街古李思的小秀叶堂、汉家胡同李玉的芥子花园、竹石口西街纪晓岚的岳薇草堂、罗珀胡同徐薛倩的璧山堂等。

如果说清末民国时期北京居民最受欢迎的日常活动之一是“参观天桥”,那么更高层次的文人则热衷于“参观工厂”。在胡月涵写的《生活的逻辑》(Logic of Life)中,以“文化北京中的循环生活”为题,北京居民游览天桥的刺激和冒险被描述为一种不同于有序规范的日常生活的内在感觉,其魅力在于混乱无序。

然而,除了个人娱乐表演之外,琉璃厂在回收利用和“二手淘宝”方面无疑远胜天桥。因为在这里,古董珠宝、玉瓷、字画邮票、石印切割、兵马俑、唐彩、砖雕、铜镜钩随处可见。其中,古籍无疑是实现其高雅和内部信息的最大宝藏。据张秀敏《中国印刷史》统计,当时北京有114家书店,主要集中在宣武门外的龙符寺和琉璃厂,其中琉璃厂最受欢迎。

自清中叶以来,北京的书店、书画、文具等行业逐渐集中在琉璃厂地区,形成了一条百多年的文化街。根据孙殿奇编著的《琉璃厂纪事报》,民国时期琉璃厂以庙会和集市为主,附近的长甸地区成为北京学术知识分子和文人经常光顾的地方。

琉璃厂图书市场的繁荣离不开《四库全书》的编辑和修订。甘龙在位三十八年(1773年),图书馆开放修复《四Ku全书》。为此,来自全国各地的2000多名学者被招募到北京来。这些人大多住在玄武门外。早上,他们检查了秘密政府的书籍,下午他们去琉璃厂找书。结果,琉璃厂的书籍和商店激增,大批学者聚集在一起。来自全国各地的书籍和商店把珍稀书籍带到琉璃厂出售。只有这样,我们才能看到未来。

潘荣弼编著《京师纪胜》,他提到琉璃厂的《书满了,宝玩满了街》。藏书家兼诗人鲍??然而,在《春游词》中,刘李昌的书店被描绘成“许多书散落一地,许多书残缺不全,几个人面带微笑,面带冷漠。南沙是一个繁荣的地方,有香泉的照片和水池里的古董摊的照片。

光绪皇帝的老师翁同龢在南横街居住了近30年,几乎每天都在琉璃厂寻找珍本书籍、名画和书法。咸丰进士潘祖印和同治进士吴盛达也喜欢收集好的书籍和铭文。在他们的指导下,书院的大学生、学者、讲师、庶吉士等官员以及书院的官员都把琉璃厂视为读书、消磨时间和欣赏古董的好地方。琉璃厂当时成为北京的公共图书馆,这种文化传统一直延续到民国。

在传统社会中,学者们对写作和教育的垄断使得阅读与当地社会分离,与人们的日常生活不同。它成为学者的专利,并被赋予优雅的色彩。长期以来,拥有书籍被视为一种文化差异。然而,大多数现代中国知识分子都有一种平民意识,不敢用自己的审美趣味来与平民的日常生活相冲突。琉璃厂的存在很好地融合了传统文人和现代知识分子的精神品位。

从某种程度上说,琉璃厂书店在当时的北京引领着学术潮流。琉璃厂也被视为北京文人的笔筒和书柜。许朱成在他的文章《游览琉璃厂》中说,“平时,游览琉璃厂的大多数人都是教授和学生,阅读古籍和购买文具...那时,游览琉璃厂和阅读古籍被认为是非常优雅的。”

湖广会馆

现代史的见证

众多的会馆是北京的一大特色。会馆是古代科举制度和工商业活动的产物。大多数来北京参加考试的考生和学者聚集在会馆,带来了来自世界各地的文化和习俗,也使北京成为文化交流和传播的中心。在中国近代史上,许多会馆都是历史事件的起源和见证人:民族英雄林则徐曾经住在濮阳会馆;洋务运动领袖李鸿章发起建立安徽会馆。康有为在南海会馆策划了与改革派的政治改革,并起草了一本一万字的书,名为《致公汽的信》。谭嗣同住在浏阳会馆。

在众多为联系村民而设立的会馆中,湖广会馆无疑占据着非常特殊和传奇的地位,曾经是美军的总部。据说这是一个传说的原因与湖广会馆的起源有很大关系。传说这是明朝著名改革家张居正的故居。据此,据说鬼屋增加了一点神秘感。当然,根据《炎斗丛考》和《北京湖广会馆志》等文献记载,最早的湖广会馆是建于明朝万历年间的全楚会馆,位于宰相胡同西侧(现在菜市口街的位置)。这是张居正的故居。"

据史料记载,湖广省的建设始于元朝。自1376年以来,湖广特指两湖之地,这是湖广会馆名称的由来。清嘉庆十二年(1807年),湖南长沙人、体仁内阁大学毕业生刘全志和湖北黄冈人、顺天府长官李俊健,“为了给祖国带来荣耀,联系南北村落的友谊,在北京沪芳桥发起湖广会馆的公共建设。”

湖广会馆位于西城区湖芳桥西南角。那时候,两湖经过涿州,穿过北面的卢沟桥,进入广安门,带着风尘留在这里。今天,在北京遗留下来的大厅中,它拥有最大的建筑规模、最好的形式、最多的房间数量、最完整的功能和最好的保存。同时,湖广会馆也是北京唯一有歌剧院的著名会馆之一。2009年,郭德纲创办的德运俱乐部将分号引入湖广会馆。此外,还有歌剧院和茶馆,它们延续了这座古老建筑的活力。

历史上,道光10年(1830年),湖广会馆筹集资金进行重建,建立了一座大剧院,并建立了一个画廊。此后,1849年,在时任礼部侍郎曾国藩的倡议下,湖广会馆又进行了翻修,有亭台楼阁等。同治九年(1870年)曾国藩60岁生日,湖北、湖南同村的官员和士绅来到湖广会馆庆祝他的生日。后来,受天津事变影响,曾国藩的湖南同乡在湖广会馆砸毁并焚烧了他的牌匾。

牌匾是两湖官员引以为豪的东西,也是湖广会馆的一大特色。这里有叶陈明、曾国藩、左唐宗等人的牌匾,曾国荃、胡林翼等人的牌匾,刘子庄、黄自元等31位顶尖学者的牌匾,亚军和参观花等。在现存的牌匾中,曾国藩的牌匾最多。

此外,值得一提的是,去看歌剧是北京文人的好去处。湖广会馆的大剧院曾经有著名的演员,谭鑫培、余叔岩、梅兰芳、程秋艳和田桂凤都在这里演出。1996年,湖广会馆大剧院重新开放。

2009年5月,郭德纲创办的德运会将分号迁至湖广会馆。此外,还有一个中国戏曲博物馆和一个茶馆,延续了这座古老建筑今天的活力。

作者/北京新闻记者何安安

澳客彩票 澳门真人娱乐 湖北快三投注

热门新闻

© Copyright 2018-2019 momomogu.com潞王资讯 Inc. All Rights Reserved.